调皮的rim - naughty rim
自由设计师 | 调皮的生活观察家

装饰画独家授权贩售:布纸有爱
http://bzui.taobao.com/

围脖儿:http://weibo.com/naughtyrim

我想有座山,很想,很想……

很想,很想,这2个重复的词能代表有多想?


距离上次用手机发同样的“很想”已有4天了。感觉已过几载。
每每念念不忘。每当那人发新文就更让我想起他,更让我羡慕。时间久了,萌生出一点点的“嫉妒”。放进双引号是因为要把它变成 - 褒义词。

有多想?

其实没有上篇说的那些刻意的夸张,就是不时的会想起。会……不时的被哪个场景、哪个元素、哪句话带回到思绪里。现在写着,有种这感觉好像是 - 恋爱了。周围无论什么都可能在提醒或在暗示我要想起他。


很想什么?
我想开门就有一座山……

不对,不是你脑子里的那座山。是我要的山。

什么山?

春天,可以光着脚,踩在冰粒刚刚融化,冰冷但柔软的泥土里。披着纯棉白袍进山去捡只有春天才落下的香樟树叶。肆无忌惮的大口嗅泥土和春天特有的芳香。观察那藏了一冬的还在努力包裹着自己的嫩芽。

夏天,可以穿着棉麻长衣进山随意的找两棵巨大的树。那种树冠伸展遮蔽得暗无天日的树。躺在吊床里悠悠的听虫、听风、听树叶沙沙......避暑,读书,忘掉都市的喧哗……


秋天,背着帆布大包脚踏cat牛皮工装鞋踩着厚厚的落叶(必须踩得咯吱咯吱的响),进山采蘑菇、寻人参、打栗子、收松子......带上写生本,去捕捉自然的果实,对地球的恩赐,不同物种同时享受丰收的景象。把他们带回家。

冬天,装备可以探月的行头进山去厚厚的雪地上压满地的现代版罗汉人形图。握雪球,打雪仗,堆雪人。带上相机,躲在粗大的树干后面雪地里用长枪大炮“打”兔子。对对对,还有傻狍子。一定要找到一只(一匹?一头?)牵回来拴在家门口无耻的进行炫耀。

这么久了,我仍旧很想,很想,很想要门前有座山。
那人真的很有福气,我羡慕,但不嫉妒......我想有座山......

你发文,我想起 - 我要有座山;

你发图,我想起 - 我要有座山;

你发图文,我想起 - 我要有座山;

不用摸我的额头……嗯嗯,我自检过了。我没爱上你,我是想有座山。

评论
热度(1)

© 调皮的rim | Powered by LOFTER